您当前位置:主页 > W小生活 >菲尔道斯:一系列课题显示‧伊斯兰机构僭越宪法 >
菲尔道斯:一系列课题显示‧伊斯兰机构僭越宪法
W小生活

菲尔道斯:一系列课题显示‧伊斯兰机构僭越宪法

粉丝数:236+
浏览量:7448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8-02 15:56:31
菲尔道斯:一系列课题显示‧伊斯兰机构僭越宪法(吉隆坡6日讯)“宪政民主中的伊斯兰”论坛来到第二天,在第4场小组讨论会主讲“马来西亚伊斯兰官僚结构的合宪性”的律师公会宪法委员会联合主席菲尔道斯胡斯尼指出,一系列的课题显示,我国的伊斯兰官僚机构已经僭越宪法。她说,以政府準备提升伊斯兰法庭地位,包括成立地位等同于联邦法院的最高阶伊斯兰法庭为例,高等法庭、上诉庭和联邦法院都是由宪法本身建立的,但伊斯兰法庭的情况却不同,伊斯兰法庭是在国家的立法机关为其制定相关法律后才建立起来。伊法庭地位类似地庭“事实上,伊斯兰法庭的地位从这方面看来,更类似于地庭和推事庭。”她说,如果国内伊斯兰官僚机构了解宪法框架,成立伊斯兰“联邦法院”的课题根本不会出现。此外,她指出,一系列的课题也显示伊斯兰机构僭越宪法,如父母单方面让儿童改教与联邦宪法第12(4)条文(……凡未满18岁者的宗教信仰应由其父母或监护人决定)有冲突;联邦宪法第11(4)条文(州法律以及……联邦法律可以控制或限制任何在信奉伊斯兰教人士之间传播的宗教)是否宗教局搜查教会的基础;还有博德斯分店《阿拉、自由与爱情》一书遭联邦直辖区宗教局(JAWI)充公风波涉及非穆斯林雇主也有违联邦宪法(附录9)第二清单-州事务表阐明的伊斯兰法庭的管辖权仅限信奉伊斯兰教人士等。还有,菲尔道斯胡斯尼也注意到中央政府试图重新定义联邦宪法第3(1)条文(伊斯兰教是联邦的国家宗教,但其他宗教依然可在联邦境内任何地区以和平与和谐的方式实践),此条文的前部分被广泛使用以合理化各种政策和法例,甚至藉此定义大马为伊斯兰国,但后半部却少有提及。“这些课题都没有宪法基础,现在发生的事情明显说明伊斯兰官僚机构没有在联邦宪法赋予的权限範围内执行工作。”执法影响非穆斯林生活北方大学国际研究院副教授阿兹祖丁博士说,目前非穆斯林非常关注的课题,是伊斯兰的相关执法工作已经开始影响非穆斯林的生活,特别是圣经课题、雪兰莪州的教堂所面对的压力等,都让大家非常关注。他指出,各种伊斯兰法规的浮现也是为了对抗伊斯兰党所提出的伊斯兰刑事法,由于违反国家宪法,伊斯兰刑事法一直无法落实,也是引起争论的原因。巫统和伊斯兰党合作可能开启一个在吉兰丹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契机,这对马来西亚来说是一个非常新的课题;但是,他认为,吉兰丹要通过伊斯兰刑事法是不太可能甚至是困难的,因为这涉及修宪,但他认为伊斯兰党并没有停止他们的脚步。阿兹祖丁在讨论中主讲“伊斯兰化政策对治理的影响”,他说,伊斯兰化的政策走向官方政策,其实是在敦马哈地担任首相期间开始的,现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只是延续这方面的政策。“在90年代伊斯兰体制进一步扩大,大马伊斯兰发展局(Jakim)成立,1993年伊斯兰法律行政(联邦直辖区)法令和各州伊斯兰行政法的颁布,以及伊斯兰宗教局、宗教司局和伊斯兰法庭的设立,形成了伊斯兰法庭架构的3个级别,就如民事法庭。”他指出,在2000年以后,大马伊斯兰发展局的角色日益重要,政府正式委任一名负责伊斯兰事务的部长,让伊斯兰政策正式走入官方。赛法立:频传种族隔离大马趋向独裁主义社会学家赛法立副教授说,大马正走向非常强的独裁民族主义,并出现种族隔离的趋势。他今日在G25主办的“在宪政民主中的伊斯兰”论坛,针对“多元文化主义及政治性伊斯兰”主题发表演讲时说,我国的种族隔离事件日益增多,例如“清真及非清真手推车”的建议。“我的身分包括父亲、丈夫、逊尼派穆斯林及学者,这些身份已足够,我不想要另一个新的身分——‘绿色清真手推车使用者’。还有只准土着营业的第二刘蝶广场(Low Yat2),这表示大马正趋向种族隔离。”另外,他指出,大马的什叶派穆斯林受到一系列的迫害,在媒体上,他们被政治人物及各州宗教局官员妖魔化,被指为异教徒及威胁安全,并呼吁要消灭什叶派教义。大马政治伊斯兰化伊斯兰复兴阵线(IRF)主席拿督阿末法洛说,虽然巫统是一个世俗民族政党,但巫统一直尝试比伊斯兰党“更伊斯兰化”,巫统的政策逐渐伊斯兰化,是为了抗衡伊党。他在论坛上针对“大马政治的伊斯兰化”主题发表演讲时,引述学者的研究说,这种做法会使到伊斯兰成为饱受争论的政治概念,对大马未来的政体产生巨大影响。他指出,伊党是于1951年,由巫统的宗教部门分裂而成,该党的政治议程包括建立伊斯兰国,这斗争路线使到伊党成为了巫统的劲敌。“回顾历史,巫统(的创党宗旨)不是基于伊斯兰原则,该党的初衷并不包括建立伊斯兰国及捍卫伊斯兰,但巫统尝试比伊党更伊斯兰化,并塑造一个‘伊斯兰守护者’的形象。”他指出,例如在阿拉字眼课题上,巫统阻止基督教徒使用该字眼,至于被标籤为沙文主义的伊党,反而採取一个中庸及包容的立场,允许基督教徒使用阿拉字眼。“过去数年,伊斯兰佔据大马政坛的中央舞台位置,伊斯兰成为马来人政治的平台;儘管政治气候已变化,但伊斯兰化的目标越来越强,伊党的政治策略变得越来越坚定及排他。我国已变得越来越激进,我们必须注意,除非我们切断达伊沙(Daesh)意识形态的源头,阻止它进入我国,否则我们无法对抗哈里发国。”美国政府称哈里发国为“达伊沙”,因为该词的发音与阿拉伯文中的“踩踏”相似,更能反映人民对该组织的愤怒与藐视。伊法律课题应透明处理伊斯兰姐妹组织执行董事拉娜奥斯曼呼吁政府公开讨论和透明地处理伊斯兰法律的课题,并且提醒政府尊重建国的民主权力的原则、宪法的健康等。她的演讲题目为“独断的道德警察”,她认为,道德警察的无所不在已经严重影响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的权利,例如规定华裔要如何庆祝华人农曆新年的方式、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年轻人的行为和生活方式都受到控制,规定大家如何进行娱乐、如何做生意等等,这种种事情都在马来西亚发生。“很多质疑伊斯兰法的人会在煽动法令或刑事法典下被调查,媒体也有许多相关的报导。”她指出,目前有40%的女权分子被标签为无神论者或对宗教不虔诚,而有60%的女权分子面对来自持有不同政见却相同宗教的人士,在言语上用宗教教义来攻击。提及伊斯兰刑事法,拉娜奥斯曼说,如果真的要遵从伊斯兰刑事法,那这一套法令内阐明国家的军队一定要有马。“可是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找这幺多马?而现在也有很多对伊斯兰刑事法的争论,例如要在吉兰丹落实的伊斯兰刑事法,我们到底要遵循巴基斯坦的版本还是沙地阿拉伯的版本?”她认为,伊斯兰教义的定义已经被误解,穆斯林对自己的宗教感到混淆,而她认为穆斯林有责任让大家尊重伊斯兰,而不是让大家惧怕伊斯兰。她认为,很不幸的,伊斯兰教义被一些人骑劫,这些所谓代表伊斯兰教的人不断诠释哪一些言论和做法是符合伊斯兰教义的,而哪一些又是不符合伊斯兰教义和是西方的产物。她认为这是错误的,这样的争论是没有用的。G25吁促成中庸和谐维护宪法为最高法律25名马来显要组织(G25)发表声明总结的“宪政民主中的伊斯兰”论坛,维护联邦宪法作为我国最高法律,同时维护国家原则作为阐明引导国家的原则和目标。马来亚大学前校长丹斯里拉菲雅在总结时段读出这份声明,该组织相信政治稳定、多元民族的经济发展、多元文化和多元信仰的马来西亚,可以达到多元社会中的种族和谐、容忍、谅解和合作。“我们也强调应该要致力于维护法律的角色、良好的治理、尊重人权、维护人权和坚持维护国家的体制,同时我们也信奉作为伊斯兰原则的伊斯兰更高目标(Maqasid Al Shariah)和中庸(wasatiyyah)。”G25同意支持伊斯兰的公正、同情、怜悯、公平和中庸的原则,一起迈向可兰经中的伊斯兰更高目标和中庸。声明说,鼓吹理智和理性的对话,让伊斯兰成为马来西亚这个多元民族和宗教的公共法律和政策的根据,但不违背作为国家最高法律的国家宪法。该组织认为,应该努力让大马成为世界上公正、自由、中庸、容忍、和谐和多元民族、文化和宗教的先进国家,用不违反联邦宪法的方式来解决民事法律和伊斯兰法的沖突和重叠的部分。“提升民众有关司法权、限制宗教当局和本地伊斯兰行政法律的醒觉,致力于成立专家咨询委员会,劝告政府推动伊斯兰法的修改,以便符合国家宪法和国家原则的精神。”该组织也表达了支持公共机构的改革,以确保廉政、透明和可信赖的政府,并且尊重法律条文的想法。修改违宪犯罪条例G25发言人拿督诺法丽达指出,成立“伊斯兰法和宪法专家谘询委员会”,是为了研究在伊斯兰刑事犯罪条例中违反宪法的部分,以建议废除或修改相关条例。她在记者会上说,该组织认为,州及直辖区的伊斯兰刑事犯罪条例在执行上出现问题,因而需要详细研究,特别是违宪的条例。她称,该委员会将建议废除或修改逾越宪法的条例,研究範围包括侵犯私人领域的法律, 例如幽会,该组织坚决反对将个人罪孽刑事化。“幽会是一个人对上苍犯下的个人罪孽,因此那是一个人与上苍之间的事情,何以会变成刑事罪?幽会者或许会下地狱,但当局没理由送对方进监牢。”她说,大马是唯一拥有幽会法的伊斯兰国家,这是违反伊斯兰的,宗教局官员不能在凌晨3时敲门进入私人住所及房间捉人。她不讳言,有时宗教当局使用伊斯兰法来对付反对党人士,含有政治动机。她强调,根据宪法,伊斯兰法对非穆斯林没有执法权,但宗教局依然对非穆斯林採取行动,非穆斯林受到伊斯兰法庭裁决的影响,例如抢遗体及儿童改教事件。“很多人说,伊斯兰已被伊斯兰当局骑劫。”她披露,论坛结束后,G25将跟进成立上述谘询委员会的工作,包括挑选成员及寻找资金;至于成立委员会的限期,需再讨论。倡议设伊法宪法谘委会G25倡议全国公民社会团体联同政府当局,成立伊斯兰法和宪法专家谘询委员会。G25成员兼马来亚大学前校长丹斯里拉菲雅今日主持圆桌讨论会,并分为3组探讨伊斯兰法和宪法专家谘询委员会可关注课题、做法、成员结构及预定成果等。经过约2小时讨论后,3个小组提出伊斯兰法和宪法专家谘询委员会需处理伊斯兰法侵犯宪法的种种问题,并与大马伊斯兰发展局(JAKIM)、律师工会等方面展开广泛的对话,具体成果是促使被认为违宪的伊斯兰法律获得修正。宪法专家沙萨林带领的小组建议该委员会起早一份工作文件,概述伊斯兰法侵犯宪法的种种问题,并恢复马来君主在宪制中的角色,在伊斯兰正义和法律中起领导作用。世界公正国际运动(JUST)主席詹德拉慕扎法领导的讨论小组认为,当务之急是研究伊斯兰法经过许多课题,包括改教、抚养权及衣着等对宪法产生影响的问题,方法包括与大马伊斯兰发展局、媒体、律师工会及个人(如联邦法院前首席大法官敦阿都哈密)对话,以消除一些关于G25的误解,也帮助建立该委员会职责範围框架。新加坡国立大学马来学系副教授马兹娜莫哈末的讨论小组则提出,伊斯兰法和宪法专家谘询委员会首先需检查和探讨所有伊斯兰法律与民事法律的重叠处及超越宪法条文的地方,并建议修正被认为违宪的伊斯兰法律。“我们也认为委员会需扩大和完善伊斯兰法目标(Maqasid Shariah)和中庸(Wasatiyyah)原则,例如不能让伊刑法被说成为伊斯兰法目标而行,此外,在检讨伊斯兰法律和公布结果的过程中,这个委员会也应该举行数十场焦点小组讨论会,广泛地收集各方反馈。”马兹娜莫哈末和詹德拉慕扎法也认为,伊斯兰法和宪法专家谘询委员会的成员不应只有伊斯兰法和宪法背景人士,也应包括媒体和非穆斯林、学者、社会活动分子、非政府组织、政治人物及东马代表等。该委员会的成果则应可供行政人员、立法议员、统治者、宗教人士和机构使用。‧2015.12.0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