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W嘉生活 >植物猎人洪信介:我的人生全部都在山林里了 >
植物猎人洪信介:我的人生全部都在山林里了
W嘉生活

植物猎人洪信介:我的人生全部都在山林里了

粉丝数:716+
浏览量:7229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7-18 10:02:37
植物猎人洪信介:我的人生全部都在山林里了

植物猎人洪信介因一支影片爆红,热爱採集植物的他,其实只有国中毕业,只会讲简单的英文单字,却因为喜欢,对植物的英文学名倒背如流。虽然洪信介不是植物学家,但是他发现的新物种,已成为许多研究或保育的关键。

位在屏东县高树乡的辜严倬云植物保种中心,总共由 17 座温室组成,蒐藏 3 万多种植物,对于在这里任职 2 年的研究助理洪信介而言,这并不只是一份工作,也是他漂泊一生,终于找到的安身之处。

不爱念课内书的植物猎人

「我小时候很调皮,不爱读书,有事没事就往野外跑,去採花採草、打打鸟蛋。我那时常常採了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植物回家种。现在想想,那是喜欢上植物採集的起点吧!」南投草屯出生,在桃园大园成长的洪信介,天性本就浪漫,加上因为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在父母宠爱下,他活泼爱捣蛋,即便在家中也是爬上爬下,家人虽然想管但是管不住,索性就随他去了。

不过,洪信介不是不爱念书,他只是不爱念学校要他念的书。其实,除了在荒郊野外採集植物,书店、图书馆在他成长的轨迹中,占有很大的份量。「採集的植物越来越多,我就会想要知道我採的是什幺东西,那时候还没有网路,我就去书店或图书馆翻植物图鉴,用这种方式一步一步的学习更多植物的知识。」

买植物图鉴与参考书集,成为了年轻时的洪信介最大的乐趣之一,而越学越多,他也越花了更多的时间投入採集。随着时间流逝,家中採集的植物越来越多,为了好好照顾这些宝贝,洪信介索性自己土法炼钢盖了一间温室,「最多的时候,里面大概有 1000 多种不同的植物,搞不好比很多老师或单位蒐藏的还多。」

因为兰花开始被认识

洪信介採集植物的轨迹,逐渐延伸到杳无人迹的深山树林,「那时候兰花有市场,加上当时也没有什幺保育观念,我就去採兰花拿去卖。」

皮肤黝黑的洪信介回忆,卖兰花的第一笔收入,他买下了一辆全新的摩托车,开启了他对兰花的迷恋,採集时总是带着相机,捕捉兰花的倩影,之后分享给网路上的同好,这个没有受过学院训练的植物猎人,曾因发现鲜为人知的细花绒兰,知名度慢慢在台湾植物採集界传开。

不过,为了做他喜欢的事(植物採集),洪信介必须以四处打零工的方式养活自己,举凡土木工程、水电、景观造景、开垦、耕作,几乎所有可以想到的劳力工作他都做过了,「我喜欢自由,稳定的生活不适合我,有钱就去採集,没钱就去打工,这样也没什幺不好。」

只不过在 2 年前在索罗门群岛遇到保种中心执行长李家维之后,他的人生有了 180 度的转变。

当植物猎人碰上植物学家

2014 年,保种中心的团队与国际合作发展基金会、国立自然科学博物馆,共同执行为期 5 年的「索罗门群岛资源植物调查暨植物誌编纂计画」,洪信介经由朋友介绍,于 2017 年时加入了这个团队。

「找他来工作,当然是看上他的体格,难不成是看他长得漂亮吗?」谈起与洪信介的缘分,李家维用了这句看似玩笑的话开场。

但其实李家维所言不假,洪信介在索罗门群岛上的悬崖峭壁,展现了非凡的攀爬身手, 4 、 5 层楼高的树,他也能轻鬆地高来高去,连当地年轻小伙子都大为惊叹,更不用说洪信介还具备了丰富的植物知识,因此在那一趟任务结束后,李家维正式向洪信介提出邀约,希望能延揽这个奇人到保种中心工作。

「我当然有犹豫,但是我想到当时已经 44 岁了,应该要定下来,不能再这幺任性,我妈妈也劝我要好好把握难得的机会。」毕竟是一份稳定收入的工作,又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没多久洪信介就到保种中心报到了。

在保种的日子,他迎来了人生许多的第一次。 2018 年时,有国外媒体想要採访台湾的特殊人物,当时李家维「内举不避亲」,将洪信介推荐给对方。没想到这支影片上线后,全球超过千万人次点阅,引起热烈的迴响。

「我继续做我该做的事。」洪信介对「爆红」没有太多的焦虑,他说,如果大家因为认识了他,理解植物保育的重要性,知道台湾有一群人在做这样的事,倒也不是坏事。

将全部的人生献给植物

洪信介很会採集、很会照顾植物、很会蒐集与整理资料,但是他有一件事情非常不拿手,那就是英文。

洪信介的英文是在念夜校的时候才开始学的,他掐指一算,不过也就 3 、 4 年前的事情而已。而且,他当时唸英文只是为了应付考试,「每次考试背 10 几个单字,总是会中几个。」他笑着说。

但是在保种中心工作,不可能不接触英文,所以每次保种中心接待外籍团队或研究者时,面对对方提出的问题,洪信介大多都只能透过其他成员协助翻译,偶尔挤出Yes、I collect、Big、Special或Flower等单字,大多都不是完整的句子,但他总是竭尽所能的用他会讲的字眼,回应对方。

洪信介虽然无法日常对话,但是对于植物的英文学名,却是到倒背如流,每次在查资料的时候他总是能迅速的从英文学名中判断出植物的种类,他说,这一切都归功于以前养成阅读植物图鉴的习惯。「当时也不知道那些英文是什幺意思,但是写在图鉴上,看着看着就记起来了。」

今年开始,洪信介除了猎人之外他多了一个新身分,作家,与几位朋友合着的植物图鉴中,他负责撰写书中 700 多种蕨类的资讯,虽然挑战很大,他也成了另一个传递植物知识的人。

但不管身分再多重,洪信介知道,只要他还能动,他就会一次一次的奔向人迹罕至的高山与丛林,然后实践他的应有的使命。「我喜欢的、珍藏的东西、我的人生,全部都在山林里了。」他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