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V稿生活 >翻转基层农业——耀伯未完的志业 >
翻转基层农业——耀伯未完的志业
V稿生活

翻转基层农业——耀伯未完的志业

粉丝数:964+
浏览量:5473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7-31 04:41:58

「520农民运动」是台湾解严后,第一起造成警民激烈冲突的大规模社会群众运动,导火线是当时国民党政府决定扩大开放外国农产品进口,引起多数农民的质疑和恐慌,远因则是国民党殖民政权在一党专制下,号称「以农业扶植工业」,实则牺牲农业,长期对农民进行压榨式的施政;再加上党国侍从资本主义,社会资源分配长期不公,早自1986年起,就开始累积各种农民集结,终于在1988年5月20日汇聚而成大规模的抗议行动,并提出全面办理保险、降低肥料价格及自由买卖、增加稻穀收购价格数量价格等七大诉求。

「520农民运动」促成「台湾农权总会」的成立,当时人在狱中的林国华先生,被推举为总会长,「耀伯」戴振耀被选为副总会长,后来也担任第三届理事长;耀伯早年在美丽岛事件中,只因拿了「停止剥削农民」标语帮农民发声,就遭受逮捕、判刑,出狱后开始组织农民,并在台湾各地串连被剥削的农民。

翻转基层农业——耀伯未完的志业

1989年,耀伯以农民身分当选立法委员,任内修正「农田水利会组织通则」,让农民免缴水利会会费(俗称「水租」),也推动完成「老农津贴暂行条例」立法;2002年2月,他获阿扁总统之邀接任农委会副主委,任内积极推动台湾水果外销日本,并补助基层农民生产设备,提升农业生产能力,另外促成「农渔民子女就学奖助学金申请作业要点」实施,嘉惠了许多弱势农渔民家庭。

父亲张田党先生每次提到耀伯,都会说起一段往事:立委卸任后,他一度回家经营小文具店,父亲探望他时发现,有时邻人带着子女来选购文具、书本,耀伯看到孩童天真可爱的样貌,送的总是比卖的多──只卖了10元货品,送人的东西却都超过100、200元,他也经常把笔、尺、练习簿等学校用品,偷偷塞给那些生活困难的孩子。耀伯总是笑笑地对人说他很好命,有机会当上立法委员、担任农委会副主委,也经常惦念当时身边的许多优秀助理,像陈启昱、刘世芳等青年菁英,感谢他们帮忙研议法案,他才能在国会里如此积极地表现。

想起他牵着我的手,鼓励我接下「台湾农权总会」会长一职,说道他自己对于农业原本也不是很懂,是从事农民运动后,向许多农业专家请益,同时勤走农民基层,才逐渐掌握当前农业发展的种种问题。这些身体力行的教导,每一回我跟着耀伯出去拜访农民、农业团体时,总是历历在目,耀伯会十分仔细地聆听众人意见,甚至对于年轻一辈的农民,他也都很诚恳地请教农业土地问题和看法。

耀伯时常说道,他的母亲一直交代他,「读册人」有机会一定要帮助农民,或许他正是抱持着这种捨我其谁的心境来从事政治工作,就我所知,高层有一度徵询他的职务是农委会主委,但他谦沖自牧,主动提携他的部属膺任,自己屈居副座作为襄赞,后来也有人为他安排几家国营企业董事长职务,他都推辞不就。

因为耀伯一生为农民,他一再坚信投身公职,是为了要帮助农民,任何其他职务的安排他都不接受。2017年中,我筹办「台湾基层农业论坛」前夕,「耀伯」专程前来关心,席间他也对多位「台湾农权总会」前辈理监事说道:「现在真的是交棒了」!这份对我的肯定与鼓励,虽然教我深感荣耀,但我仍不敢或忘耀伯对于母语、对于农业、对于台湾独立建国的未竟之业——尤其是他念念不忘于建立老农退休制度的基本保障。

国民党重返执政后,耀伯回到内门地区重操农业工作,过着清贫的日子,他常笑笑地自嘲说:有些人不知道他是为生计才重返农业工作,还以为他是回归田园乐趣,但他也说想要透过自己的实践,真正帮助农民找到赚钱的方法。农作很辛苦,第一年他的农作物因为88风灾完全赔光,「被天公伯收去」。但改种番茄后开始渐渐有收入,感谢有很多人指导过他,教他如何种植出无毒、好吃的番茄,他笑说可能自己当过农委会副主委,以前农业改良场同仁念在不能让他这个副主委「漏气」,大家都大力帮忙,提供了很多宝贵的意见与支持。

耀伯虽然为了生计身在内门,但仍不断关心台湾,在太阳花学运期间,有次「台湾农权总会」号召农权干部北上声援学生,耀伯一听到消息立即放下手边田园工作,和大家一起前往,到了会场我邀请他上台发表说话,他却一再推却,只是笑笑地说要听听年轻人的想法,还说他觉得很欣慰,看到台湾年轻新一代愿意走出来,他只要在旁支持和帮忙就够了。

耀伯生前仍殷殷期待的是:政府能够真正重视农业,让台湾农业提升,并鼓励年轻人关心农业、从事农业,他以毕生的身体力行,和基层农民朴实地生活在一起,这种精神与意志我绝不敢忘,「台湾农权总会」也不敢忘,我们会继续努力,开创更好的环境,拼搏出基层农业的新展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