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T校生活 >自由才可以追寻幸福/追寻幸福的青鸟书店 >
自由才可以追寻幸福/追寻幸福的青鸟书店
T校生活

自由才可以追寻幸福/追寻幸福的青鸟书店

粉丝数:591+
浏览量:115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8-01 08:49:06

文/蔡瑞珊 图/时报出版

自由才可以追寻幸福/追寻幸福的青鸟书店

不是为了独立,不是为了隔绝,是为了自由;

自由才可以追寻幸福,这是青鸟的本质。

我期许,这将是一间属于自由的书店。

我说:「我觉得这里应该是一间书店。它是书店吗?」

李正芳说:「现在不是。」

我说:「如果这里有机会变成一间书店,请你一定要告诉我。」

二○一六年十月,我在华山开了青鸟书店,青鸟象徵自由,也象徵勇敢追寻幸福,即使鸟的身躯轻柔单薄,却能毫无顾忌地飞翔,直到奔向幸福光束三角窗外的天空。

那日天气微凉,天空飘下阵阵小雨,我和还是阅乐书店的伙伴张铁志一起在华山附近走看着,原本是谈一个策展合作,却意外看见青鸟书店的原点,高高竖立在广场旁,拥有三面迎接太阳的三角窗。我问:「你不觉得这里若是搭建一座舞台,以树林为背景,那里就可以做成一个小策展,前方的圆形广场就是最佳的观众席吗?」

华山的营运长李正芳说:「喔?妳这幺想?」我微笑点头,心里隐藏没说的是:「这间屋子挑高近五米,格局方正,里头的空间正好可以放置五台摄影机,三面窗子迎接着自然的日光,若再打上几盏黄色灯泡,就是间拥有生命力的天然摄影棚啊。」

飘雨的华山,人潮稀稀落落,但我望着这栋建筑物,心里却正在沸腾。才看了它一眼,约莫一分钟的时间,心里很明白就是这里了。但我不能说,小时候养成的习惯是,一旦说了就不会成真,要学习将祕密好好隐藏在心底,绝不能透露半点口风。

梦想一间自由的书店

隔天,李正芳邀请华山董事长王荣文到阅乐书店来,参加一场在书店隔壁召开的记者会,顺道跨进书店里。初时我假装没看见他们,又像是不经意地打声招呼。王董事长人很可爱,他带了好多人,排成一个大阵仗,就坐在书店中间最长最大的那张桌子,刚刚好空了一个座位,他对我招招手,我就走过去。他说:「听说,妳想在华山开一间书店。我请问妳书店怎幺赚钱?」我说:「书店不能赚钱,但不只是一间书店就可以。」

出版人出身的王荣文董事长很希望华山园区有间书店,我感觉得出他的渴望,而那天他正是有备而来,拿了一张大大的华山平面图,指了很多地方,有的空间稍微大一些,有的是格局方正、而且地点很好的正一楼位置。

他说:「这里妳觉得怎幺样?还是这里呢?」我摇了摇头,说:「就是那个二楼很好。」他说:「妳不考虑别的地方吗?开在二楼,我担心妳很难经营。」我说:「不会,因为那里就该是一间书店。」我的笃定坚持,让他在会面的十分钟内,决定把这空间后面的合约都让给我,他说:「我只有一个条件,书店的灵魂是人,妳要分一半的时间给这间新书店。」我说:「好。」他问我:「何时最快可以来开?如果是八月呢?」距离这天也只剩下一百多天而已。当下在没有任何合约承诺的情况下,我说:「可以。」因为参与《书店里的影像诗》纪录片拍摄,在经营阅乐书店的前三年间,我读了数十间微小书店主人的故事。如今自己开始经营,却时常反问:「究竟什幺是独立?独立精神又意味着什幺?我在阅乐书店能算独立吗?」没想到结果就是二选一的抉择,意外被迫离开后,决心就成了创立青鸟书店的原点:「在二元框架的世界里,独立像是一种相对于不独立,主流与非主流的论述,自由的基础若能在框限中跳跃着,挣脱既定思考,让书店能自在产生独立、连锁、複製、风格、媒体的未来想像。不是为了独立,不是为了隔绝,是为了自由;自由才可以追寻幸福,这是青鸟的本质。」

我期许,这将是一间属于自由的书店。

体悟自由独行之美

记得二○一○年刚离开华视,那年冬天我到日本东北滑雪,生命里第一次看见从天而降的片片雪花,落到脸上,像是棉花糖一般温柔,心里觉得震撼而感动。那幺美好的捨弃而让我拥有了自由,那是生命里第一个抉择。当我望着天空飘下的白雪时,不禁感叹,雪虽美,却必须在无尽空旷的世界里,在只剩下孤独寂寥的天空底下,四周只剩下妳一人时,才能深刻感受。

妳现在什幺也没有,未来的路上妳终究得一个人行走……。

那时的早晨,初冬时节,当屋外落雪纷纷,我大口狂妄地呼吸零下十几度的冷空气,豪迈大步走进雪地。手里握着滑雪杖,搭上通往雪山顶端的缆车,直到最高处。在山顶上四处走着眺望着,吸着略是稀薄的空气,低头看了脚下,压抑紧张的心跳,等等就要从这里急驰而下,是会翻滚落地?还是直达山脚?每一次的挑战都充满着不确定。

启程,将滑雪杖抬起,用力向前一推,往下滑行,摔落,从山顶滚到山肩,再起来,抬起滑雪杖,往下,再次摔落︙︙每一次的结果总是一身狼狈,当双手扶着滑雪杖,从山顶落到山脚下时,扛着重达一公斤装备的身体和套上雪鞋的脚,起身总令人充满无力感,再站起来,却需要更强大的意志力!

一次又一次地跌倒爬起,都需要比上一次更大的坚定和毅力,因为体力随着时间而耗尽,意志力也开始产生怀疑,心脏的强大与过程中持续锻鍊的强大,决定了你最终能否打赢自己的挫败感。

我望着满天飘下的白雪,片片落在我的脸上,拖着四肢和疼痛不已的身体,心里扎扎实实地觉得,原来我还活着,就像分裂四处的肢体,重新再次拼凑完整。

人生就是这样一再循环的过程,每一次的经历永远是下一个再出发的体悟,但未来的我该何去何从?哪里才有真实?

本文出自《我会自由,像青鸟一样》时报出版

 自由才可以追寻幸福/追寻幸福的青鸟书店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相关推荐